第一章:逃亡

2023年9月8日x国机场

他隐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静静的看着检票登机口,这也许是最后一次见面了。“各位旅客请注意,您乘坐的飞往北京的CA8136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,请您从22号登机口上飞机。
”机场的广播响起,人们变得骚动起来,他敏锐的目光搜索着人群,他希望她会来,他也希望她不要来。

广播声音响起,她慢慢的跟随着人群朝登机口走去。她知道他一定在人群里但是却不会再跟她见面。一点一滴的过往又涌上脑海,她走得很慢很慢,静静地品味着他曾带给她的喜怒哀乐。

如果你曾爱过一个人,那些有他的过去总会让你狼狈不堪,因为对于你来说,他走了那些便是一切。

“小姐您好,请出示您的机票。”不知不觉她还是走到了检票口,这段不是很长的路她走的很疲惫。“还是要离开了,他说过要来送我的,一定要这样吗?”她回头对着人群挥了挥手。她知道,他一定在某一个角落默默地看着她,这就算是最后的告别吧。

他看着她对着人群默默的挥手,他看着她把手中的机票递给检票员,他看着她拿着行李消失在登机口。她走了,可是他却只能静静的看着。“雪儿,如果有一天我哭了,那一定是因为你。”他突然想起来他说过的这句话,苦涩的泪水似乎总会在分别的时候落下。我原来很爱你,我现在也很爱你,可有些爱只能藏在心里。故人已不在,留下也只是徒增伤感,他整了整衣领,消失在人群……

有些故事从刚开始就是错误,如果最初两不相扰,是否最后就能两不相欠。

2022年6月15日  x国边境

“轰隆隆……”一阵刺耳的雷声过后,大雨倾盆而至。“查普!我让你看着的那个国际刑警呢?”

“老大,我……他明明刚才还在这里的。我找了两个兄弟在看着他呢!”一个瘦高的亚洲人吞吞吐吐的回答着。

“看着?你自己看看,哪还有人!赶紧去给我找,如果让他逃回华夏,他手里的那些文件足够我们死几百次了!不把他抓回来,你也不用回来了!”瘦高的男人旁边那个满身肌肉,脸上布满刀疤的黑人愤怒的说到。

“是,老大。你放心,他身上都是伤,外面还下着这么大的雨,他跑不远的!”瘦高的男人赶紧答应到,他紧紧的握着双拳,好像这样才能为他冲淡一点恐惧。

“滚!赶紧把他给我带回来!”“轰隆隆……”“是……是,是。走,兄弟们!”窗外的惊雷好像吓到了那个瘦高的男人,他颤颤巍巍的答到。

雨林深处,他忍着满身的伤痛,匆匆的赶走路。终于趁他们不备逃了出来。5年了,他在x国卧底了五年,这些年他收集了“查咔”贩毒集团的所有交易记录。罪人终有一天会接受制裁,财富背后的犯罪也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。他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些文件送回华夏!

“兄弟们,赶紧找。那小子一定没跑远,谁先找着他,我赏谁一块金子!居然敢跑,抓回来我一定废了他!”远处,嘈杂的叫嚣声进入他的耳朵。“是查普!”五年的时间,他早已把这里所有的人都看了透彻。查普这个人,阴险狡诈,两面三刀,贪财图利,而且极会笼络人心。他总有一天会杀了那个一身横肉的刀疤脸,取代他的位置……

声音越来越近,他不敢有片刻的停留,尽最大的力气跑着。身上的伤口因为剧烈的运动又撕裂了,雨水夹杂着血水浸透了他的衣服。他的身体不自主的颤抖着,长时间滴水未进,遍布伤痕的身体早就精疲力尽了。只是那一点点的信念还在让他坚持着。人最大的能力就是逼迫自己,死亡也许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一直在心中残留的那份执念。

“轰隆隆……”惊雷又在耳边炸响。x国临近赤道,属于热带雨林气候,这里全年高温多雨,四季不分明。潮湿,高温,多雨。尽管他的身上已经全部湿透了,可是身体里的燥热却始终压不下去。伤口处好像趴着几千只嗜血的蚂蚁,痛痒感时刻席卷着他的每一根神经。如果不是经历过那些专业的忍耐力训练,他可能早就抵挡不住想要昏倒的欲望了。雨水太大,阻了他的视线。他不得不一次次的擦去脸上的雨水。他早就不确定自己走的方向了,只是心中一直有一个声音总是在他想要放弃的时候响起“你要为了自己好好活着!”

“噗通……”他好像跌进了一个湖里,他太累了,湖水很暖,那种感觉很舒服。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,都说人最后的那个时刻,会回想到自己的一生。可是他的一生,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值得回味的,18岁那年参军,因为身体素质比较好通过了考核做了特种兵,后来机缘巧合成为了国际刑警,到今年26岁,8年的时间都交给了国家。军人也许就是这么可悲,他们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却没有人记得他们是谁。战场上鲜血淋漓,伤痕累累的是他们,我们这些听故事的人永远不痛不痒,不闻不问。

 
“咦……她,是谁?”脑海深处突然出现一个姑娘,很模糊的一张脸,他记不起这是属于谁的花容月貌。18岁以前是什么样子,他好像很久都没有去回忆了……

图【网络】

【都市】寄梦(02)

【都市】寄梦(03)

【都市】寄梦(04)

第二章:回忆

我多想再回到过去,重新遇见你。把所有的故事再经历一遍,把所以的遗憾都填满。

2004年5月7日北京

“叮铃铃,叮铃铃……”这阵熟悉的铃声在他脑海里响起。“我……这是在哪?”他环顾四周疑惑的问着。“查普明明在追捕我,我记得跌到了一个湖里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“站住,不要跑!”“行行行,我怕了你了,别追了,给你,给你。”身旁的嬉闹声打断了他的思绪,他的面前一个大口喘着粗气的女孩,正抓着旁边蹲在地上的小男孩儿,男孩儿手里拿着几张小卡片,女孩儿从男孩手里夺过这些卡片,开开心心的蹦到了一边。他看到男孩儿看着女孩儿,笑的很甜。

如果时光不流,岁月不走,我多想用年幼无知,伴你一生一世。

他慢慢的站起身,惊奇地发现身上的伤口都消失不见了。他的目光没有在男孩身上过多的停留。他刚才就知道这是在哪儿了,在这里,他花费了六年最天真无邪的时光。尽管他也疑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但是他很开心。那个男孩儿当然不是他,他的时光才没有过得那么舒心。

“叮铃铃,叮铃铃……”铃声再次响起,上课了。他寻着记忆中的路线,走到了那个熟悉的教室。他看着自己小时候的模样,两行清泪流了下来。你懂那种孤单吗?他在人群中,想离开这种生活却不舍,想融入这种生活却不得。没有人注意到他,或者他们根本就看不到他。

他抹去泪水,径直的走进教室。记忆中的那张脸再一次涌上脑海,到了这里,他当然知道那张脸属于谁。他站在教室的角落,抱胸靠在墙上,静静地看着那个姑娘。人,这辈子,最难骗过自己了吧。口中的一次次无所谓让所有人都相信了,咽下肚的一杯杯酒却始终浇不灭那种葬在心底的爱恋。他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,阳光透过最后一排的窗户,打在他的脸上。标准的短发,高高的鼻梁,黝黑的皮肤,这是他;倒数第三排,圆圆的脸蛋儿,稚嫩的皮肤,小小的个子,也是他。

故事还在继续,可他只是一个看客。“四点半了,今天星期五,要放学了”他看着教室前面的钟表,自言自语道。“叮铃铃,叮铃铃……”“同学们,我们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。放学了,大家回去要好好完成作业。路上注意安全。再见。”“老师再见!老师再见!”那些稚嫩的声音多么好听,如春天般雏鸟的叫声一样悦耳,让人如痴如醉。他看着自己默默地收拾着书桌上的课本,一个人孤孤单单的,走上回家的路。

“汪琨,等我一下。你也从这边走吗?我们一起吧?”汪琨就是他,而这个喊他的人正是他记忆里的那个姑娘,辰若雪。年轻的时候总有一两个人会留在心里,你一天天长大,而她却一天天变得模糊。你身边的人换来换去,可心里边总有一个位置属于她也属于你自己。他看着那时候的自己点点头,没有说一句话。那个时候的他很敏感,小城镇到大城市的变迁总需要一点时间去适应。他还小可却不得不接受这种改变。

“你为什么在班里总是不说话。这样不好的,你要和大家交朋友,大家才会喜欢你的。我能不能和你做朋友,以后我们一起回家?”女孩儿的观察力可能总是这么细致,她体会到了他的孤单或者说他的不堪。那个时候的自己愣了愣点了点头。“哇,你同意啦?哈哈,那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啦!”多少年了,他看着那时候的自己,还是能体会到当时的那种错愕感。现在,他很庆幸那时候的自己做的那个小小的动作,因为后来的路总算不在是孤单一人了。会不会很多年以后,你脑海中突然萌生一个念头:年少时,陪着你长大的那个人,现在怎么样了?

2022年6月17日x国边境

“额,嗯……”疼痛感再次席卷而来。他努力的想睁开眼睛,可阳光却刺的他眼睛生疼。他不知道在湖里漂了多久,值得庆幸的是他被冲到了岸边。雨林的天气极其单调,每日上午闷热晴朗,接着积云越积越厚,午后则暴雨倾盆,雨后天气稍凉,第二天又复如此。现在太阳初生,闷热的空气让他感觉呼吸困难。他艰难的站了起来,被湖水浸泡过的衣服还滴着水,他不想管这些,现在他唯一的念头,就是找到户人家。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扛多久,他也不知道查普他们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。

x国的雨林边缘,有很多当地的小部落原住民。他们大多民风淳朴。只是近几年来,因为“查咔”贩毒集团的骚扰。这些最初简简单单只想过小日子的人,连这个小小的目标都达不到了。他们被逼着种植罂粟,如果不听话就会被剁去手脚!也许,就是因为最初在总部看到这些惨不忍睹的画面,他才答应要来这里,摧毁这个毒瘤。

这个世界上,到底有没有圣人,我们不得而知。但是,我们身边却有那么一群人,他们奉献着自我,燃烧着青春。

腐败的树叶以及各种动物的粪便铺满了雨林的地面,经过雨水的浸泡和阳光的照射,这些腐质物发出一阵阵的恶臭。他走的每一步都必须很小心。地上的毒物,雨水渗透土地形成的沼泽,藤蔓上吐着芯子的毒蛇……这些东西都会要了他的命!

不知不觉,天又黑了下了。阳光消失在地平线下,接下来就是骤冷的黑夜。他已经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气,身上的衣服干了又湿,湿了又干。汗臭夹杂着血腥味让他十分难受,可是他却不敢把衣服脱下来。黑夜就要降临,他还要用这身唯一的衣服保暖。

“如果,咯咯咯……再找不到人家,我真的,咯咯咯……要死在这里了吧?”寒冷让他的身体不停的颤抖。那种昏迷感又企图占据他的脑海,他只能不断的用手掌按压自己的伤口,用疼痛让自己保持清醒。他不知道跌倒了多少次,只是感觉每一次爬起来都变得越来越艰难。伤口的疼痛感也不知道在哪一次按压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了。

“啊!呼呼呼……”他又一次被脚下的藤蔓绊倒。他摔倒在地,手掌被一根插在地上的树枝贯穿了。疼痛感又一次传入脑海。他大口的喘着粗气,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。

“爸爸,哪里有一个人!”这是他再一次昏迷前唯一记得的声音,稚嫩的童声,很像梦里的自己。“终于……有人来了……”

图【网络】

【都市】寄梦(01)

【都市】寄梦(03)

【都市】寄梦(04)

第三章:帮我

2022年6月20号 晚 北京总部

“咚咚咚”北京市公安厅厅长办公室外,一个穿着警服,看起来20岁左右,满头大汗的小伙子急促地敲着门。

“请进。”一声厚重的声音从屋里传来。得到这声允许,小伙子赶忙推门进去。

“厅长,今天是双月的20号了,汪琨队长的卫星电话到现在都没有开机,会不会出什么事了?”小伙子一进门,立刻说到。

“小吴,你看看你跑得满头大汗的。你们汪琨队长带你的时候没有告诉你,年轻人做事不能心急吗?”那个坐在办公桌前整理资料的中年男人,抬起头告诫到。

“是是是,厅长,我只是担心我们队长的安危。”

“也是啊,这都九点多了……不应该啊?难道……不可能!”中年男人看了看手表,又看了看窗外已经黑透了的天,自言自语到。

“小吴,你们队长受过专业训练,绝对不会出事的,他可能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。你回去继续跟踪卫星手机的信号,一有消息马上向我汇报!”中年男人吩咐到。

“是,厅长。”年轻人关上了门,退出了房间。

“汪琨啊,汪琨,你可不能有事啊!”看年轻人退出了房间,那个被称作厅长的中年男人,双手合十在心中做着祷告……

也许这个世界上有太多诸如我这样的普通人,从出生到死亡都没有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任何的印记。但是有些故事总是在继续,停不下来也收不回去。

2022年6月22日 x国

“叽叽叽,啾啾啾……嘎嘎……”清晨,清脆的鸟鸣声,将他唤醒。他拄着拐杖,慢慢的走出屋子。清晨的阳光很暖,他很久没有静静的这么享受过了。“你醒啦?叔叔。”屋外正在玩耍的小孩儿看到他走了出来问道。

他昨天才算真正的清醒了过来。精疲力尽的跋涉,让他整整昏迷了四天。昨天他醒来时身旁的小孩儿告诉他,是他们父子救了他。小孩还骄傲的说他的父亲已经把他身上的伤口都包扎好了。可是他的身子骨还是太弱,昨天睁开双眼看到四周安全的环境,他又沉沉的睡去。

“嗯”他看着男孩儿点点头回答的。“伤好了就走吧,我们这儿留不下你这样的人。”小男孩儿的父亲,在远处的菜地里,头也不抬地说道。

“他……难道知道我的身份?”听到男孩儿的父亲这么说,他在心中惊讶地问着自己。他戒备的打量着那个男人,男人不算健壮,皮肤黝黑,很明显是强烈的太阳长期暴晒的结果。但是让他感到诧异的是,男人左边衣袖里空落落的,他只有一只胳膊!

“你不用紧张,我只是这的普通居民。蛋儿,去帮我把那边儿劈的柴,收一下。”“好嘞,父亲!”说完男孩儿一蹦一跳的走开了。

“走吧,我们进屋里谈一谈。”男人走了过来轻轻的说的。没有等到他答复,男人径直走进了屋子。

“我昏迷了四天,查普的人应该一直在找我。虽然我在林子里走了好久,但是这里肯定还是在他们的控制范围内。现在他们还没有找到我,但是一定对附近的村民放出过什么消息。那么这个男人知道我的身份也不足为奇。可是,他知道我的身份以后还冒着这么大危险收留着我。他应该是看中了我的身份,想让我帮他做些什么。可是,他刚才的语气,明显是想赶我走啊?”他一边走着,一边想着。

“坐吧。”男人看他进来,指着屋里的凳子说道。

他看着男人,默默地坐下,没有说一句话。他的目光却停留在男人面前的那张桌子上,桌子上面有一张照片,照片上面插着一把刀!

“你认识他吧?”男人看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桌子上的照片,问到。

“嗯,认识。查普。查咔的手下。怎么了?你跟他有仇?”他能看出来,男人看着照片时眼睛里喷出来的怒火。

“仇?哈哈,是啊!何止是仇啊!他逼着我们种罂粟。我们知道那是害人的,我们不愿意,他就想把蛋儿掳走,来要挟我们。那时候蛋儿还小,蛋儿的妈妈死命不从。这个畜生就一枪把他打死了。可是死了他们都不让她安生,他们还……!”说到这,这个饱禁生活摧残的男人已经痛不欲生的哭了出来。

“你看,我的这只胳膊……也是这个畜生活生生给卸下来的。我……我只是想把她的尸体拿回来啊,凭什么,啊!凭什么……他们……他们就是群人渣!”男人攥着没有手臂的衣袖哽咽的回忆着那段不堪的时光。

你见过那些外表沉默的人吗?你以为他们真的不会说话吗。你不懂他们经历的过往,你也不懂他们心底里藏着的悲伤。

男人停了好久没有再说话,只是哽咽声还时不时的传出来。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能用沉默回答着男人。男人的目光从他身上慢慢的移到了外面那个6,7岁大小的孩子身上。

屋子里的气氛很尴尬,沉默里弥漫着悲伤。他的眼角在男人哭的泣不成声时也湿润了。他看了看男人,又看了看窗外那个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孩子。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刚才男人赶他走,现在又敞开心扉的跟他说这些过往。

“噗通!”“对不起,请你,原谅我刚才说的那句话。”男人转过脸突然朝着他跪下,双手捂着脸痛苦的说道。

“我一直都想报仇,可是我知道我没有这个能力。救你的第二天,我去集市上收集草药。我看到查普那个畜生带着一堆人,拿着几张照片在通往集市的道路上一个人一个人的盘问着。我走进了发现照片上的人就是你,救你的时候我发现你身上都是鞭打的伤口。我知道能经受那样的折磨还逃出来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。这几天我一直都提心吊胆,我怕我留着你被查普搜出来,害了我的儿子。可是,我也想留着你,毕竟你可能是我这辈子报仇的唯一希望!我求求你,帮帮我们这些可怜的人吧!”

“爸爸,你怎么了?”男孩突然闯进来惊愕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。

“儿子,来……快过来,求求这个叔叔。让他,帮你妈妈报仇!”男人泪流满面的招呼着他的儿子。

“叔叔,你真的能帮妈妈报仇吗?你真的能把那些坏人都消灭吗?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我的妈妈,爸爸说是那些坏人杀了她。叔叔,你带我一起给妈妈报仇好不好?”男孩抱着他的大腿,仰着脸,急切地问道。

他没有说话,低下头,他看到男孩圆鼓鼓的眼睛里闪着迫切渴求的光。

那个跪在地上的男人还在默默的擦着眼泪。“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儿子,他应该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了吧?”他不敢再想,也不敢再看,他抬起头,闭上了眼睛,一滴泪从眼角悄悄滑落,滴在那个男孩的脸上。

“叔叔,你哭了?”

“没有,叔叔只是有点累了。去,把你爸爸扶起来吧。”

如果有一天,你觉得我变了样子。请你原谅我,错的不是我,是这个世界!

图【网络】

【都市】寄梦(01)

【都市】寄梦(02)

【都市】寄梦(04)

相关文章